你创作经典 我造就永恒
开放平台

刘传铭:砚话杂说

2019-11-26 09:06:03 来源:

刘传铭:砚话杂说

  于右任砚铭 苏士澍题拓

  《说文解字》里解释“砚”字:“砚,石滑也。”一般人不会深究其中的含义,直到清嘉庆文字学家段玉裁解之为“石滑而不涩”,似乎仍不得要领。“滑”而不“涩”如何磨墨?问题虽然存在但亦未被关注。今人韩天衡认为,段玉裁错了,许慎本来的意思“滑”做“平”解。这样说来许慎关于砚的“石滑也”就应该是“砚,平石”也。平整的石头才能磨墨,我认为韩天衡是对的。

  砚台的“砚”字是汉代才出现的。汉以前的砚台绝大部分都是平板砚,旁边没有沿也没有砚堂。这也可佐证“砚者,平石也”之判断。关于砚台,还是苏东坡讲得好:“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的才是好砚。留笔则伤毫,拒墨则滑花,皆非好砚。东坡是从实用的角度来讲的,也是砚史前期的好坏标准。

  宋元以降,精致的文人化生活情趣和要求,开启了砚台的艺术化之路。书写工具变成了雅玩之物,于是石质、石形、砚纹、砚题、砚藏、砚考都被关注了,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文房四器”丕变为“文房四宝”。于是便有了欧阳修所著的《砚谱》。清朝的《四库全书》里收录了北宋苏易简的《文房四谱》米芾的《砚史》以及后世无名氏的不少著作。这是砚之发展期。

  从清初到民国是砚台的“鼎盛期”。砚文化推陈出新,不仅制砚名家辈出,砚品繁富精绝、美轮美奂,而且诸多文人墨客、书画名家也亲自参与,一时文人制砚、书刻砚文之风日盛。“扬州八怪”中高凤翰先后刻砚一千多方,金农也自称“百二砚田富翁”,可见小石头已登堂入室,不仅为文化工具而且成了文化呈现载体之大艺术。

  南社诸公,或叱咤于时代风云,或笔耕于书斋精舍,用砚刻砚玩砚之际,虽赏玩于案头,更寄情于怀抱,又使砚赏递进了一个层次。

  今天由于时代沿革,书写材料和工具的变化,砚文化进入“式微期”也是不争之事实。《南社砚谱》镌录出版、砚拓展成功举办,不仅是南社百十周年纪念活动之一,更是中华文采风流意趣清韵金石之声矣。

  其意义绝非仅是一部“石头记”。

  (本文为《南社砚谱》代序)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