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创作经典 我造就永恒
开放平台

2019年书画收藏市场怎么样 画家如何运作市场

2019-05-14 10:21:16 来源:艺信网

  经常有人跟我说,希望能给某某画家写篇评论文章,并特别补充强调,“他的市场不错”。似乎一句“市场不错”,就证明了一切,就是在间接告诉我们他画得有多好、水平有多高。从中或多或少能感觉到那份对学术的轻视甚至不屑,以及市场与资本对艺术的偏见和傲慢。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狠狠地回复一句:“只做好市场就够了吗?倘若画家没有学术地位,作品不具有学术价值,市场再好有什么用?”

  自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画家开始认识到:艺术作品如果不能走向市场,那画家的作品很难被社会所认可,同时,也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和创作条件及环境。于是许多画家通过各种途径来推销自己的作品。有的千方百计地寻找艺术经纪人,可惜,由于我国艺术市场还是初级阶段,寻找经纪人是十分困难的。

  市场当然是有用的,至少可以赚到大把的钱,但市场与真正的艺术无关,与真正的学术以及艺术史无关。的确,当前有很多这样的画家,其中也包括一些自称内行但实属“门外汉”的画商、经纪人等,均把市场作为衡量画家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尺。作品有市场,能卖出个好价钱,就认为其成功;作品没市场,卖不出好价钱,就认为其不成功。奇怪的是,这种观念并未随着人们对市场认识的逐渐清醒而有所消减、淡化,恰恰相反,随着金融、资本等的介入,却在一天天地加重、蔓延。而对于很多画家来讲,明明知道过度商业化会对艺术创作产生严重的侵蚀,也会大大限制创作自由,明明知道过分市场化很可能会导致思想的低智化、创作的低俗化,却还是心甘情愿地向市场屈服,被资本左右。久而久之,便再也找不到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身上所本该具有的那种感觉和状态,相反,一开口便是所谓的“车子”“票子”,一出手便是所谓的“套路”“习气”“行活”“大路货”,却仍然大言不惭,美其名曰“个人风格”。

  笔者以为,一个画家的作品要获得社会和市场的承认,画家自己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在艺术创作上,作品必须要有自己的个性或是艺术风格。没有个性也就没有艺术。纵观艺术市场,凡是在市场上走俏的,能形成固定价格的,大多是有个性的作品。如北派花鸟画家李苦禅、王雪涛和海派山水画家陆俨少、贺天健等,都是有鲜明的个性。其次,要使自己的作品进入省级乃至全国美展,如果获奖,意味着你在学术上被专家认可,然后,再推出个人画展、画册,同时将自己的作品在各大媒体上发表。换句话说,就是要做好宣传自己的工作,提高自己在社会上的知名度。第三,自己的作品可以先在私下之间交易,具体操作可以请亲朋好友作介绍,因为私下交易可以省去很多手续,价位可以低一些,日后如果被买家认可,可酌情提高。而画家通过与买家接触,可以知晓藏家需要或喜欢什么样的题材作品,做到心中有数,并在今后的艺术创作中不断地教正自己,使自己的作品更适应市场。第四,如果画家作品在家里卖得还可以,那你可以有的放矢地尝试在画廊寄销、艺博会展销、拍卖会拍卖。尤其是作为艺术二级市场———艺术品拍卖是画家作品销售的最佳途径。一个画家假如能成为拍卖会的固定拍品,说明你的作品已经被市场承认。但是,对画家来说,要进入这一领域,难度是相当大的。

  面对这样的画家及其作品,越是反映说“市场不错”,就越要高度警惕。尤其对于学术界,对于有良知的评论家来讲,在进行评论之前,越要谨慎,仔细甄别。无论是对画家的品行,还是其作品的水平,都要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然后再做决定,到底值不值得为其做评论、写文章。当然这里涉及评论家自身的学术姿态问题。作为评论家,一定要有格调、操守和节制,不能好坏不分、黑白颠倒,甚至有意混淆视听,毫无原则底线,见钱眼开。

  而说到当下的学术界,其实一直都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即对市场特别火爆的画家,无论是史论家,还是评论家,他们在进行史料撰写、学术整理时,都尽量予以回避。为什么会这样呢?平心而论,目前中国的书画市场泡沫太大,并非一个正常的、纯粹意义上的艺术品市场。过度包装、恶意炒作、虚假营销等行为屡见不鲜,甚至已成普遍现象。毫不客气地讲,当下中国的书画家,无论是其对外的推广宣传,还是作品的市场经营等,存在着太多不同程度的虚假操作行为,尤其在市场经营方面水分更大。作为严肃的、公正的、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美术史书写、学术检验,市场因素很难作为其参考的依据。尤其在目前,学术评价体系跟市场价格体系不存在直接或必然的联系,举凡以市场因素作为重要参考依据来进行史料说明或学术评判的,都很难令人信服。而只有当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真正走向正轨、恢复理性时,市场提供的数据及相关资料等,才会具有可信度。

  所以说,对于那些在学术上还未找到位置,作品还欠缺学术性的画家来讲,即便市场做得再好,也没有用,只能是暂时的,折腾一阵子过后自然就偃旗息鼓,甚至销声匿迹了。应该坚信,艺术品的价值体现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学术评判上来,回归到作品的学术性上来。换句话说,学术价值是基石,是根本,它奠定着艺术品的价值,也最终决定了艺术品的价值高度,并直接关系到能否被写入艺术史。

  明白这一点后,画家们就要认真考虑,接下来究竟该以怎样的姿态来进行艺术研究、创作与经营,而不是“只做好市场就够了”。那些屈服于市场和资本,对学术以及艺术的本体创作等表现出轻视、傲慢或虚伪的样子的艺术家,只是在暴露出自己的无知以及修养的困乏,最终将会失去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素养和资格,只能是风光一时。(注:本文作者王进玉,知名青年学者、艺术评论家)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