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创作经典 我造就永恒
开放平台

走近岭南画派 一代宗师

2019-08-13 17:21:53 来源:

走近岭南画派 一代宗师
上周日,为期一个多月的“隔山画宗——居廉绘画精品展”在广州北京路开展,居廉绘画精品展专题学术讲座也同时举行,多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解读与赏析居廉的精品佳作,令观者对这位岭南画派开宗立派的人物有了更深认识。

  这次展出的《二十番花信风图册》、《墨梅册》、《花鸟四屏》、《梅花小鸟》及《花卉草虫》等居廉创作的精品四十多件,皆由资深藏家提供,其中朱光旧藏的《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等,将居廉的“撞水、撞粉”技法表露无遗,被评价为居廉极具代表性的花卉精品。

  可以预见,随着时间推移,“居派”艺术在文化艺术发展史上的意义,居廉对广东画坛的贡献,将引起更多学术界与收藏界人士的研究与关注,也令公众得以走近这位岭南画派的一代宗师。

  壹

  居廉精品

  滋养岭南近现代画人

  在画史上,人们习惯将居巢、居廉二人并称“二居”,“二居”善画花鸟、草虫及人物,尤以写生见长。居廉初时学宋光宝和孟丽堂,后吸收各家之长,自成一家,其笔法工整,设色妍丽,在继承和发展恽寿平没骨画法基础上,自辟新径,尤以撞水撞粉法最具特点,以产生秀润亮丽,明暗参差的效果。居廉更开帐授徒,桃李满园。他的画法经弟子们的传承再得以延续,成为晚清、民国时期影响岭南画坛的中坚,一时被称为“隔山画派”或“居派”。

  这次展出的《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等精品,16岁便师从高剑父先生的郑梅痴有这样的评价——

  郑梅痴:《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是居廉极具代表性的花卉精品,被世人誉为“神品”。花叶的正斜倚侧,用笔的轻重疾徐,敷色的厚薄凝畅,无不植根于中华博大优秀的文化传统的土壤之中。这些居廉精品既得岭南花鸟绘画的传统精粹,也滋养了岭南近现代的画人,拉开了岭南近现代画史的精彩序幕。

  高剑父的艺术基因、潜质、技能,全出于居廉在传统上的赋予。他在改革创新的浪潮中,立足于传统国粹之上,延续发展成为“岭南画派”。在高剑父的绘画作品中,大多可看出其传统国画笔墨的情愫,虽禽鸟的形神塑造,树木交接穿插及立体光影的表现,有借鉴西方的迹象,但画中绝无西方意味,并融合在“撞水、撞粉”的表现技法之中。同时,居廉也因高剑父这位颇有成就与地位的弟子,将‘居派’的艺术推向了巅峰,奠定了居廉岭南宗师的地位。“十香园”也就成为了“岭南画派”的“摇篮”。

  贰

  ‘撞水、撞粉’

  岭南画坛独有的花鸟画技法

  “撞水、撞粉”是岭南绘画的特色之法,“撞水、撞粉”技巧中出现的不可重复性,使画面看上去千变万化。“撞水、撞粉”技法非常适合表现广东润泽气候下孕育的花卉,体现它们明亮通透的色彩及水分充盈的特质。古人云:“绘花绘其馨”,花卉形色以外的神采、馨香正是画家所孜孜追求的表现力,是衡量对象能否 “活脱”的重要标志。

  居廉对花鸟形神的准确把握,也得益于他高超的“撞水、撞粉”技法。

  黄浩深:从“撞水、撞粉”技法层面上,可以体现出居派艺术的成就。

  宋代花鸟画已发展出了“分染法”,到明清时期出现“没骨”技法,在此法的基础上,至晚清发展出了“撞水、撞粉”的技法。

  “撞水、撞粉”是岭南绘画的特色之法,其重要特点就是它的过渡渗化效果非常突出。它是以水、墨、色、白蛤粉为材料,在熟宣纸上通过运笔,使水、颜料和白蛤粉自然地流动、撞染,进而使画面呈现出冷暖、纯净、明暗的变化和丰富多变的肌理痕迹,从而表现出绘画对象的质感、纹理和形态,反映了“撞水、撞粉”这一画法的精华所在。

  绘画要注重向传统学习,需在宋人的小品里体会中国画的用笔用色概念,没有传统笔墨基础的“撞水、撞粉”,形同乱撞。同时,也要有生活(包括写生),面对自然,理解自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借物写心乃最高境界。

  许敦平: “撞水撞粉”这一技法渊源和独创之处,跟岭南地域特殊的地理环境及明媚又湿润气候有关,也和当时西学东渐,引领风气之先有关。

  至今,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花鸟画教学中,仍将“撞水撞粉”技法课程作为专业的必修课,将这种独具岭南特色的技法作为学院花鸟画的特色一直延续下来。“撞水撞粉”技法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种工笔花鸟画技法,大多学子在“撞”、“水”和“粉”上下工夫,这是一个片面的认识,殊不知“撞水撞粉”的关键仍在于用笔及对“形”的恰当把握。

  “撞水撞粉”应当归为小写意技法。这种技法高度体现了画家对物理结构的熟谙与画理的深刻理解。居氏高超的技法及对花卉形神的准确把握,让人感觉花气袭人,隐约可闻芬芳。

  居氏的《花卉草虫》扇面,对花和叶也有 “撞水撞粉”的精彩运用。叶之向背转折自然灵动,根据植物生长规律灵活施色,不拘泥于成法而能随机生发,通透灵动,苍翠欲滴。

  而描绘昆虫,堪称居氏的绝活。居廉对昆虫的习性和结构皆理解到位,勾画精确,动态可人。可见居廉在观察自然上下了不少时间与精力。画家对细节的精妙表现,达到“格物致知”之境。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用笔,画家在表现物象时能做到应物象形,心手相应,用笔灵动而且富于节奏感,笔下物象生机盎然。

  “撞水撞粉”技法在不同的材质上有不同的效果及要注意水分和时间的控制。如熟纸、绢、金笺等。金笺因不容易受笔受水,因此在金笺上用此法不好出效果,但观《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居廉也能控制自如,可见其绘画水平精湛。

  叁

  从文化视角

  思考居廉绘画艺术

  “二居”的花鸟画,一大特色在于描绘岭南风物,尤其是居廉,笔触几乎涉及绝大多数花鸟草虫。“二居” 非常注重日常写生。居巢的画作“以草虫尤胜”。有人问他的秘诀,居巢称:“笼而观之。”居廉也“专向大自然里寻求画材,以造化为师”(高剑父语)。高剑父在《居古泉先生的画法》中记载道,“师写昆虫时,每将昆虫以针插腹部,或蓄诸玻璃箱,对之描写。画毕则以类似剥制方法,以针钉于另一玻璃箱内,一如今日的昆虫标本,仍时时观摩。复于荳棚瓜架、花间草上,细察昆虫的状态。当是时也,真有‘不知草虫为我耶,抑我为草虫耶’之哲学。”这种细致入微的写生方式,使得居廉所绘的花鸟草虫十分传神。

  而这种精确的写实技巧所体现出的时代风尚,与当时居廉身处晚清的广州这个得西方风气之先的城市也许有一定关系。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导师蔡涛教授从文化视角作出了推测——

  蔡涛:居廉画中花卉、昆虫结构皆描画精细,如博物图般剖析物体结构,精确的写实技巧所体现出的时代风尚,很可能与西方的博物图在珠江三角洲的早期流播有联系。其交游圈中既有文人绘士,又有大量的十三行行商客人,并有行商的后人作弟子,如伍德彝。这些人很有可能接触这类知识或图像,并影响他们的审美取向。而居廉有可能受到他们的影响,改革其画技与绘画观念。以此推测,居廉创新的“撞水、撞粉”技法与结构细节描绘的表现方式有可能与外来的博物图相关联。

  最近香港中文大学展出的“妙笔传神——中国美术馆藏任伯年人物画特展”,建议观众亦同时参观并作比对,因居廉与任伯年皆为同时代人,亦生活在当年的对外贸易港口地区。虽两人题材不同,但在同样受新事物刺激影响下,他们的艺术皆有创新。居氏门下所出高氏兄弟更是改变近代美术史发展方向的“折中派”的开创者,而没有高剑父的推助,居廉亦难成为今天人们认识的居廉。

  受访嘉宾

  郑梅痴

  师从高剑父先生,曾长期担任广州美术馆研究员工作,著有《郑梅痴文集》等美术专著。

  黄浩深

  广州美术家协会花鸟画艺委会委员,师从居廉孙女居玉华

  蔡涛

  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导师、近现代美术史研究学者

  许敦平

  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花鸟画工作室主任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