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创作经典 我造就永恒
开放平台

陆忠:书画投资独门诀窍大起底

2019-08-13 17:18:40 来源:

陆忠(身份证名字:陆忠达)是个以倒腾小名家及旧仿大名家书画为生的人,真真假假、好好坏坏的货卖了不少,也积累了一些生意人脉。借着多年在拍卖公司如中国嘉德卖货的资源,不仅连嘉德创始人也被他蒙骗,近年来他又混入了上海交通大学搞创收的艺术品投资和书画鉴定培训班,并获得了交大颁发的兼职教授聘书。他在培训中利用学员对教授的信任,搞了种种欺人伎俩,实在是有辱交大的名誉,更糟蹋了教师的形象,坑害了艺术品行业的健康发展和那些有志于收藏的企业家。欲知陆忠的言行,请看以下文字:

  一:我是如何忽悠陈东升以达到名利双收的

  同学们你们好!我陆忠是古书画鉴定大师、上海交大的教授。按照我多年倒腾书画的经验,古书画的真假根本不重要,鉴定专家的意见,也是对我们有利的咱就拿来扇呼,不利于我们卖货的鉴定意见就要打击他们,把他们定义为打枪,让他们的鉴定意见先在道义上站不住脚。

  鉴定不是根本目的,根本的是怎么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把手里低价买的货高价卖出去。以前,我花了二十几万买了一个元代张达善的书法,是他给《出师颂》写的题跋。可是,卖了几次都卖不掉,在中贸圣佳、在北京保利,都是几百万的价格没人要,我只好自己托回来了。我万分郁闷,我屡屡使用便宜货博取高卖价的一招鲜的本事怎么就不灵了呢?正在我为此苦恼时,有个专家建议我捐给故宫,可故宫也就能给个一千多万的奖金。我想,太少了!这违背了我陆忠几十年来坚持的以小博大的原则嘛!这个专家看我犹豫,就找了嘉德拍卖公司的一个高管,让他去跟他们的老总陈东升说这个事,因为嘉德马上也成立二十周年了,搞个大动静,也对嘉德公司的形象有好处,我一看,机会来了,利用一直以来和他们关系熟,趁势一通猛忽悠,最终让陈东升花了二千多万把我的这件张达善题跋买了下来,然后以他和我儿子共同捐赠的名义捐给了故宫。故宫为此还开了新闻发布会。我老陆家名利双收,可以说所有的画贩子当中,谁也比不过我的精明,精明得简直不要不要的!不服不行啊!谁不服?我专治各种不服。收藏圈有那么多大老板或者大藏家,那又怎么样?他们钱比我多,有的自己还开了博物馆,可他到故宫就没有我这样的待遇,每次我去之前,都要求他们的院长给安排接待,不光有人陪着逛,还得吃他们一顿。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发消息,让所有收藏的人,自以为牛逼的人看看,你们谁享受过这个待遇?你们谁能有我这高大上的派头!

  实话跟你们说吧,这个运作的成功,里边是有窍门的。首先,绝不能告诉陈东升这东西在一年前放保利公司900万都没卖掉,再说他是大老板,也没工夫去查拍卖纪录,这个空子,不钻白不钻,不钻是傻瓜!为了将来卖个好价钱,我还托人把这件东西在北京保利2010年秋拍的记录彻底删除了,因为这个记录时间太近了,不利于我忽悠嘛。第二,既然是共同捐赠,就利用陈大老板好面子的心理,把这东西的评估价喊得高高的,评估市值定在四五千万,让他给我一半的钱,他为了名誉,居然就乖乖就范了!这就是手段,这就是我善于揣摩、分析这些大老板心理的能力!我现在到处说我是无偿捐赠,我和我儿子就是借这个事情既得名又获利,社会上还有一些幼稚的傻子,还说陆忠你亏大了,以为是陈东升一分钱都不出自己贴上来,借我的光,以共同捐赠的名义占了我的便宜。其实满不是这回事。虽然陈东升不是占我便宜的人,但他从来不就此事发声,这个事都是由着我们父子俩说,旁人谁了解这里面的玄妙!我牛吧?每当想起此事,我都不由得佩服我自己,做梦也要笑出声来。因为大家要知道,光靠我以前的贩卖书画小名头的方法,两千多万,那得多长时间、费多大的劲哪!

  所以,学员们,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陆教授,我的经验,只要你们把自尊和廉耻扔掉,跟我学,各种损人利己发大财的本事就不愁掌握不了!我的十二字真言,你们一定要记住!那就是: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千万要牢记哦!

  二:我是如何忽悠学生做接盘侠的

  大家好!我是古书画鉴定大家陆忠,上一集我讲了如何从陈东升手里忽悠到二千多万并且名利双收的成功案例。今天要讲的是怎样忽悠听课的学生买我家的画。

  我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续娶的媳妇,我们三人一直都是在各地的小拍上寻找不知名的小名家绘画或者不值钱的书法,低价买下之后,再放到嘉德或者其他大一些的拍卖公司卖掉。但这样很累,收入时好时坏。后来,我混进了上海交大的书画培训,你们以为我讲课有瘾?我稀罕每个学生十几万的学费?错啦!我死命让上海交大给我发教授聘书,还不是为了披着教授外衣开辟新的卖货渠道嘛!

  这叫做狼入羊群,任意驰骋啊!因为这些学员虽然会做生意,但在艺术品方面,大多是没有什么收藏经验和人脉的小白,凭着我儿媳帮我做的课件,加上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让学员把我奉为神明。我在上海交大的海外学院、人文学院、媒体与设计学院,好几个学院,都发了书画投资基金,把我们家那些不值钱的小拍货,还有以前送拍没卖掉的破烂,都放在基金里,让学员们买。

  我给他们洗脑,收藏应该从小名头的书画开始,不然,他们怎么会买这些玩意儿?还好,这些学员跟我这老狐狸比还是嫩,别看他们当中也有不少做生意还挺成功的,被我忽悠得都跟二傻子似的,买了不少。

  除此之外,我还指导有些实力比较强的学员去拍卖公司买货,但我给他们选的东西,其实大部分都是我们家送到各大拍卖公司的货,学员在我的指挥下,多的已经买了一亿大几千万的画,少的也买了数千万。

  像08年3800元流標,17年我叫学生成立的基金会以23万买入的姜筠这样的现在无人问津的小名头不胜枚举。经过这几番操作,我们家终于通过这几个在上海交大的几个基金解套了。

  我的妈呀,可把我老陆累得不轻,费了多少口舌呀,可累死也值了,毕竟钱到手了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至于那些学员将来是死是活,鬼才关心呢!他们买这些藏家看不上、行家不会碰的垃圾,铁定是要成为永久的收藏家了,要想再出手卖掉,恐怕比人类登上天王星还难,不管他们!反正我们家落袋为安就行了!耶!继忽悠陈东升之后,我再一次佩服我自己,佩服得不要不要的了!

  清单(一)节选

  大家要知道,我的成功也不是平白无故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利用在广州美院和清华大学讲课的机会也想这样发基金,让听课的学员接盘,但被校方识破了,结果,虽然发了基金,但捞到的钱太有限了。我总结了之前的经验教训,终于在上海交大得手了。不容易啊!所以说,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不断学习、开动脑筋,活人不会让尿憋死,除非你是个没有胆量的窝囊废。比如,许多在书画史上没名气的、冷僻的小名头,我都是从小拍卖行三五千元买来,再放在各个拍卖行叫基金会4万、5万的成交价格买下。你们觉得这生意有什么做头、太小了对吧?错了!我陆忠之所以成功就靠的是黄鳝精神,见缝就钻,见钱眼开!钱不怕少,积少成多嘛。

  在这一堆小名头里,有一件陈宝琛的书法四条屏就算是大名头了。说到陈宝琛,懂行的朋友们可能会哑然失笑,真正玩古画的人不可能收这种人的作品,时代近、存世量大,又不值钱,撑破天也就十万、八万的。现在市场不好,这种东西更是跌得惨不忍睹,我叫基金会到上海元贞拍卖花56万天价买了下来。这些学员还真听话。其实,明眼人都清楚,陈宝琛哪有这个价格嘛,但其中的猫腻我是不能在这里透露的,小猫给老虎当师傅,自己也要留一手才成啊!

  后来有个深圳的学员想退出基金会,为了拴住他,我故意说这陈宝琛我愿出100万自己收藏,这个学员一听,陆老师都愿出100万,肯定是好东西啊,最后被我忽悠他出了66万吃下了。我看,他以后永远也没法卖出去了,就像做股票,彻底套牢了。

  你们不要小看这些生意,俗话说,苍蝇、蚊子都是肉,钱就在唾手可得的地方,不拿是傻瓜!如果现在拎不清,心慈手软,将来后悔了,得自己回家躲在房间里抽自己几个大嘴巴!你们看,我厉害吧?服不服?所以,我之前说我有以小博大的高招,不是瞎吹的,都是有赫赫战绩支撑的!你们不知道,更厉害的还有呢!你们叫我陆老师,不是白叫的,我绝对是挖坑高手,什么蓝翔,跟我比,弱爆了!挖坑技术我最强!天下人论收藏,挖坑我是王!好,咱们下次课接着说。不见不散,一个也不能少哦!

  三:我是如何通过“雨夹雪”获取暴利的

  同学们好!我是古书画收藏大师陆忠,上回我说到,怎样把没有什么收藏价值的小名头书画忽悠给我学生的成功案例。但那些清代、民国的小名头,毕竟还是挣钱少,我做梦都想一夜暴富!

  虽然我喜欢在朋友圈里整天吹牛,说我炒股如何赚钱,那都是装逼卖脸的把戏,炒股哪儿有那么容易?其实,我从来就没在股市上挣到什么大钱,而且炒什么亏什么,都赔钱,我急啊,真是着急!可我还不能表现出来,还得装成股市能人,没办法,否则,我说我的钱是日本孤老太太的?还是说卖假画得来的?都不能摆到台面上说嘛!

  这一次,我要谈谈我的另一种成功窍门,那就是“雨夹雪”,所谓“雨夹雪”,就是利用真伪掺杂的书画,获取巨额利润的作假手段。

  以前,我从日本买到了一件石渠宝笈著录的《梅花图册》,是乾隆时期的一个大臣张照画的。但可惜的是,根据石渠宝笈记载,这本册页应该有八开,显见我买的这本缺了一开。我想,残缺不全的东西和完整的相比,买的时候是便宜了,但要卖出去,这价格相差就大了!

  怎么办呢?我本想利用我和嘉德拍卖的关系在2013年的嘉德秋拍赌一把,放在了那一年11月19号我自己的“一粟山房”专场里了,就是1870号拍品。可是,天不遂人愿,底价定在450万,但是拍卖时根本无人问津,流拍了。

  我心想这下子坏了,这东西不上拍、不露面还好在底下忽悠,现在流拍了,短期之内再卖就难了。不过,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为了挣钱、挣大钱,想出了进行“艺术再加工”的主意,这就是“雨夹雪”。我动的什么脑筋呢?张照是个书法家,并不以画名世,大家见过他传世作品的人并不多,另外,他画的墨梅从艺术个性而言并不明显,仿造的难度并不大。

  于是,我叫人根据现存七开的画风,又伪造了一开,再把那七开和这个新画的一开统一重新装裱,经过我的乾坤大挪移,七开的残品华丽转身,变成了八开完整的张照墨梅册页。

  一切都搞好了,卖给谁呢?懂行的人知道这个流拍过,不会买;不懂行的大买家遇到这种,也会咨询自己的顾问把关,也不好蒙混过关。看来,这个真假掺半的货只能瞄准那些爱装逼,半懂不懂、贪图石渠宝笈著录,又不愿意花正经价钱买真货的老板们了。

  我动了这个歪脑筋之后,就找了一个我熟悉的浙江行家,我躲在后边,让他出面,最终把这本混入一开伪作的张照墨梅册卖给原籍是浙江金华,但主要在上海做房地产的老板。

  为了以绝后患,万一有多嘴多舌的人点醒这个老板怎么办?所以,我就叫这个出面忽悠的朋友和这位老板说,以前是缺一开的,但最近终于又在日本找到啦!这件东西和你多有缘份啊!三百年了,好像就是为了你,这缺少的一开经历几百年的坎坷、流浪,终于现身啦!八开合璧了,不容易!这个老板信以为真,掏了一千万买下这本张照《墨梅册》。

  其实,小学生都知道,几百年之间,原本是一套册页,失散了之后再能找到的概率比中五百万大奖还要难一百倍,怎么可能呢?这个老板肯定是听那些破镜重圆的故事听多了,他居然信了,乐滋滋掏了钱把这个册页当成宝贝抱回家了。

  我又成功了!这种雨夹雪、真掺假的手段可太好使了!看来以后要多用才行!这样,我就能在没羞没臊发大财的金光大道上越走越快、越走越牛逼啦!

  大家还想知道我的其他成功秘笈吗?OK,没问题,我下次再和同学们讲。咱们下次见!记住哦:挖坑我最强,挖坑我是王,学习我老陆,何必去蓝翔!

  我讲了这些招数,大家以为我就这几下子,没什么了不起。错了!这三个成功案例只是大餐的前菜,让你们开开眼,预热一下。我陆家真正的挖坑埋人的独门秘籍还在后边呢!你们一定很期待吧?这两天,有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把我辛辛苦苦讲课的视频都删了,难道是怕我老陆的绝技流传开来,大家都明白了,会断了他的财路吗?太小家子气了,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嘛!那就等我慢慢放大招哦!不见不散!

相关推荐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