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创作经典 我造就永恒
开放平台

沃土之器:中东和伊朗的陶

2020-01-02 08:52:26 来源:

沃土之器:中东和伊朗的陶

  身披羊毛大氅的陶塑女神

  美索不达米亚即希腊语“两河之间”之义,这里有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汇成的冲积平原、沼泽和湿地,资源缺乏,既无硬木也没石头,居民只能用当地最丰富也最廉价的材料来制造生活用具,那就是粘土。

  美索不达米亚的居民使用粘土的程度达到了极致,他们不仅用粘土垒房子,取土烧砖来砌房子,还用土做成泥板,在上面刻划出楔形文字,用粘土做成了书。砖和泥板已不是单纯的土了,而是用火烧或烤过,改变了它的物理性质,从而成为一种粗陶,人类最初始的文明就记载在这些朴陋的泥板上。

  能做砖,能做泥板,就能制作出陶器,世界上最早的陶器之一就产生于6000多年前的苏美尔和乌鲁克文化中。像一切的原始社会一样,最早出现的陶土塑像是各种女神,用粘土捏成丰满的裸体女人,这是他们的一种生殖崇拜,乞求女神能保佑部落里的女人们多多生育,从而使自己的种族繁衍,瓜瓞绵绵,这是一种最原始也是最本能的诉求。早期的人类不可能进行严格写实的创作,这些女神塑像多是具有简洁几何线条的造型,强调了性器官,丰乳肥臀的女人生育能力。这种造型一直延续了几千年,一尊3300年前的女性陶塑头像上,当时的工匠已经不满意仅用素陶的形式了,他为这具美丽女性用彩釉画出了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塑出了高翘的鼻梁,还用彩石和玻璃珠为她镶嵌出了头冠、耳坠和项链,这样就显得富丽而高贵,丰富了陶塑装饰的手段,为后代的马赛克镶嵌开创了先河。

  在两河流域曾经出土了许多神像,有石雕有青铜还有陶塑。有一尊直立的男人陶塑像,瞪着一双极大的圆眼睛,卷发,长着一部浓密的虬髯,长及胸口,身着长袍,下摆垂着条状的羊毛织物,他的双手交叉置放在胸口,这是当年最虔诚的膜拜手势。虽然后来被考据出这是4000年前玛里的国王伊西塔普·伊拉姆,然而它却并不是肖像,而是成为一种概念化的标准形象,不断重复出现在以后的造型中,它的那双大眼睛可以说是眼眦皆裂,炯炯有神,以至瑞典的《众神之车》一书中认为这是远古时外星来的宇航员形象。还有一尊小的赤陶塑,脸庞具有男性的特征,却是有着女性特别丰满肥硕的臀部,肩胛部还戴有皮制的厚实肩甲,显得威风凛凛。这样一种简约的造型传统在当时已成风气,很多人物和动物的陶塑都具有装饰性的流畅线条,具有几何形之美。

  两河周边的安纳托利亚和伊朗也盛产陶器,那种简约之风也影响到那里,这种简约不仅表现在造型上,也表现在装饰纹样上。有一件出土于伊朗苏撒古城的陶缸,造型上大下小,简洁爽朗,素胎上绘黑彩,正中画有方框图形,框当中画了一只大角羊。羊是变形的,身体简化成了两个相对着带弧的三角形,前有头,后有尾。羊的一对角被特意夸张成了圆圈,成为两个同心的圆环,突出了大角羊的特征,具有几何图案之美。在羊角形成的圆圈当中,填充着一个圆,仿佛是羊角上的肌理纹,而四周长方的图形则象征着羊圈。在主图案的上方,有四只被拉长了的狗,它们警惕地蜷伏着,似乎是伺伏在羊圈周围的牧羊犬,头尾相连,组成了一条带状的二方连续图案。陶缸的口沿部,则是一排长腿的鹳鸟,一个个伸长了颈脖直立着,组成了密密的竖向图案,与下部横向的狗形成了对比,形式感非常强,既有直线也有弧线,既有方也有圆,既有疏也有密,富于变化,饶有趣味。

  生活在伊朗高原上的古人是游牧民族,以牛羊为生,他们制作出这只绘有羊图案的陶缸,是出于他们的生活,具有一种图腾的作用,是祭祀之需。在其它的陶器中,也有着类似的大角羊图案,羊角向后弯曲得很厉害,呈一种半圆,都强调了它的体型特征。还有一只罐上则彩绘上了水鸟啄鱼的图案,有的陶器上则绘着强悍的牛。无论是何种陶器,上面基本都是具象的动物,周边却是抽象的几何图形,富有变化。

  中东是一个大概念,包括了埃及、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约旦、阿拉伯半岛、土耳其和伊朗,这里位于亚、非、欧三大洲的交岔点,自古以来就是四战之地。这里的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不同,文明也不同,构成异常的复杂,其中,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举起了人类最早的火炬。中东曾经存在过欧贝德、苏美尔、阿卡德、埃及、乌尔、赫梯、迦勒底、阿拉美亚、库提、埃兰、米底、波斯、加喜特、亚述、巴比伦、希伯莱、安纳托利亚和阿拉伯等诸多文化,虽然他们都是这块土地上轮替的主人,然而它们的陶器却都呈现出一种共同的规律:那就是以简约变形的造型为主。

  学术主持/撰文:王川(江苏作家、画家)

商务合作